【滨城智库】大连软件外包升级之路在何方?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4:45:02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编者按:大连软件外包升级之路在哪里?从离岸服务到在岸服务,如何抓住更多的潜在市场需求实现爆发式增长?而不是日渐式微?本期滨城智库,从实践动态发展的视角,进一步剖析,希望有所启迪和思考。

本期嘉宾:胡剑锋,创业工坊董事长、天使投资人、中国火炬创业导师;薛雁翔,大连创业促进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董莉,大连软件和服务外包发展研究院院长;倪苏方,大连服务外包协会秘书长;赵伟,大连软件和服务外包发展研究院研究员;徐金平,大连信维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晓彬,大连新致软件有限公司总经理;聂琨琨,大连唯展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晓猛,大连市委党校经济学部主任、教授;


大连软件外包历经18年的发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进入升级、转型的重要时期。截至到2015年,大连软件外包服务业产值达到1506亿元,软件企业1724家、从业人员17.4万人,年均增长10%。以大连软件园为载体,不仅有IBMGenpactHP、埃森哲、SAP等世界500强企业,还有阿尔派、欧姆龙、CSK等日资软件企业,更有本土成长起来的东软、华信、海辉等国内知名软件企业,对大连城市社会经济发展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

当下,全国国家级服务外包示范城市达到31个,来自国内同行竞争愈发激烈,存在目标客户雷同、较低的进入壁垒和企业之间产品的同质竞争等情况。大连重要的客户市场是日韩市场,受政治、汇率等外部因素影响,大连软件外包企业的出生率与死亡率相伴随,有很大的波动性。接近20年的发展,日本外包成本单价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全国各地的房租成本、人力成本等呈不断上涨态势,停留在软件外包中低端的利润空间越来越薄、同行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在新的发展阶段,做好产业定位及升级,成为当务之急。

不要等着革命,谁来“革”我们的命?

从发展趋势看,软件外包与“互联网+”、“双创”工程等国家战略紧密相连,软件外包与其他产业的融合发展,软件、硬件+服务业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趋势和要求。围绕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及产业的应用发展,软件外包面临着产业链延伸,由嵌入式软件外包服务到ERP管理、产品设计、系统集成,由单纯软件开发到业务支持+社会支持服务、解决方案,逐步实现升级的过程。软件外包不是简单业务的缩小,而是寻求产业本身意义、做法的改变;不要再被动等待中革命,而是要在主动适应中不断探索与升级。一方面,考虑更大范围市场的拓展,特别是国内业务如何拓展?面对共享经济、众包众筹等模式的不断涌现,如何适应服务结构、服务内容的变化?有的尝试把咨询作为突破口,逐步实现对客户的深度绑定;有的面对不同客户提供不同服务,潜在的转型风险很大;另一方面,伴随日本人口的不断减少和萎缩,来自海外的软件外包需求呈扩大增长态势,如何通过更好的深耕细作提供深层次服务、拓展客户,与日韩、欧美等发包方协同性共存亡、相互依赖、共同发展。


什么样的土壤长什么样的苗?

软件外包因何而生、因何而长,需要回到发展的原点重新思考。二十世纪90年代中期,基于全球价值链分工,发达国家服务贸易不断向全世界扩散,大连基于区位优势及日语、韩语人才优势,软件外包服务业迅速发展,主要集中在项目型、流程型、附加值不高的IPO业务,嵌入企业流程的BPO中低端业务。历经20年的行业内深耕细作,大连软件开发的质量好、规范好,有一定的口碑和影响力。但是,从离岸外包的需求看,大多集中在对日软件外包的中低端,基础简单、需求指向明确,同时,面临人力成本攀升、国内同质竞争加剧、对外空间不断缩小等现实,大连软件外包没有实现爆发性增长、投资市场至今不青睐软件外包,主要源于该行业思维的固化、产业模式想象力不够、缺少具有快速成长性的自主创新能力,没有衍生出更多的新模式、新业态、新产品、新技术等等。因此,随着时间推移、人员慢慢积累,软件外包服务自然达到集中爆发式发展的临界点是不成立的。

有人认为,大连软件外包没有实现爆发性增长,和政府支持度密切相关。不能否认,没有当初政府的支持,就不会有大连软件园的发展;不能否认,正是通过软件外包提升了软件企业的竞争力。20年的今天,站在新的起点,不能仅停留已有的“功劳簿”上,所有的优势可能因为路径依赖,成为发展中最大的“短板”,软件外包始终扛着城市经济发展的“大旗”,但是自主创新没有走出去。政府是做土壤的、做环境的,“营养剂”不到位,不是单纯市场的问题、企业个体的问题;更多企业对新事物、新业态、新模式不够敏感,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里;软件外包市场活跃度不够,行业协会成了“夹生饭”、发挥作用有限。

有人认为,软件人才外流严重制约了大连软件外包的发展。从全国来看,人才不足是很多城市发展中的共性问题。大连本地尚有接近20万的软件人员储备,但是,创新性人才严重不足,能否抓住时间窗口、能否围绕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云计算等新兴技术及产业的应用,产生更多的新业态、新模式、新产品等,才是更多新兴产业快速崛起的关键。


软件外包+自主创新的“双轮”驱动

如图所示,软件外包+自主创新的“双轮”驱动,涉及技术创新程度、社会需求程度、行业熟悉程度等三个纬度,一般而言,技术难度、社会需求量与行业业态匹配度成正相关,通过新技术开辟更多市场,并与客户及消费者深度绑定、形成长期稳定的关系,对经济周期下行的抵御风险能力越强。面对软件外包需求,根据已有的人、技术及管理水平,必须卧薪尝胆寻找更高端的离岸外包层次,寻找更高的市场发展空间,才能走出属于大连的产业定位和发展路径。


软件外包从离岸服务到在岸服务,从贸易形态、技术形态到软件信息形态,其服务对象由日本市场扩大到欧美市场,日韩与欧美市场的匹配度11,部分企业实现了绑定一级客户进行整体设计与开发,具有一定的自主创新能力,与海外客户协同发展,开辟更高端的离岸外包层次,这是深耕细作的路径之一。


软件外包由外向型业务向内向型业务转型,有巨大的潜在市场需求,通过供给侧改革,和更多产业深度融合,拓展新业务、开辟新市场。目前,最大的困难在于没有行业经验,创新基因不足、技术层次不高、对商业模式重视不够。为此,有人提出,大连软件外包不适应互联网创业,“创业穷三代、转型就死掉”。未来,不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而是代表着生产关系、生产方式重构的问题,不适应就要被淘汰的问题,惟有提升不断学习的本领和能力,提升创新思维能力,将优势转为胜势,提升竞争力、开辟更多新市场、新业务。

作者/杨晓猛

原创/公共微信号/滨城智库

(ID:binchengzhiku)

每期文章均为滨城智库原创文章。让跨界分享从这里走出,让思想在这里闪光。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