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经济:形势转差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4:20:4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2016年第2季度,预计日本实际GDP季调环比增长折年率约为-0.7%。企业利润同比增长率大幅回落,企业商业信心不足,制造业及服务业PMI双双跌至荣枯线以下,工业生产指数整体出现低位下滑迹象,私人部门投资下降或将成为拖累该季度经济增长的主要影响因素。私人消费对经济增长构成一定支撑,但可持续性不足。进出口增速双双下滑,贸易差额出现衰退型顺差。负利率政策效果不彰,股指相对低迷、物价增长率由正转负、日元升值明显,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增加。日本对华贸易进一步趋冷,对华直接投资同比增速下滑。预计在2季度较低基数基础上,第3季度GDP季调环比折年率预计增长1.1%。

?

一、经济增长动力不足

?

2016年第2季度,预计日本实际GDP季调环比增长折年率约为-0.7%。6月8日,日本内阁府公布了第1季度GDP修正值,将环比折年率上调0.2点至1.9%。支撑第1季度经济增长的主要是私人消费,贡献了1.5个百分点;净出口和公共部门分别贡献了0.7和0.5个百分点;私人投资疲弱,对1季度经济增长的贡献为负(-0.9个百分点)。第2季度私人消费预计对GDP仍有正贡献,但私人投资和外需双双乏力,总体来看或将出现微弱负增长。在2季度较低基数基础上,第3季度GDP季调环比折年率预计增长1.1%。

?



日本企业利润同比增长率大幅回落,企业商业信心低迷,将对私人部门投资能力与意愿均造成负面影响。2016年第1季度企业经常利润同比增长率由上季度-1.7%进一步大幅降至-9.3%,预计第2季度将延续负增长。经常利润增长率的下滑将对企业投资能力构成负面影响。从商业信心方面来看,日银短观扩散预测指数显示,2016年第1季度为3.0,第2季度下降至1.0。这意味着企业对经营环境的判断趋于恶化。预计2016年第2季度私人部门投资力度疲软将拖累经济增长。




制造业和服务业PMI向下跌破荣枯线的糟糕表现,可与日本企业商业信心趋于恶化的形势互为印证。2016年第2季度,日本制造业PMI下滑至荣枯线以下为48.0,较上季度下滑了2.5个点;同期服务业PMI也跌破荣枯线为49.9,较上季度下滑了1.3个点。

?


?

工业生产的下跌也反映了投资需求的低迷态势。从2014年1月以来的数据表现看,生产资料工业生产指数低于最终需求品工业生产指数的阶段,工业生产倾向于下行。2016年第2季度不仅再次出现了生产资料工业生产指数低于最终需求品工业生产指数的现象,并且工业生产指数整体来看也出现低位下滑的迹象。季调工业生产指数(采矿业和制造业)由4月的97.2下滑至5月的95,最终需求品工业生产指数由4月的98.4下滑至5月的97.1,生产资料工业生产指数由4月的95.8下滑至5月的93.3。疲软的工业生产指数反映了日本工业品需求及背后的投资需求趋于低迷。

?



2016年第2季度私人消费回暖,但可持续性不足。理论上看,短期来看,私人消费受到收入和消费意愿的影响;更长时间段来说则受到就业影响较大。日本家庭调查显示,两人以上家庭(非农)消费倾向第2季度在上季度84.63的基础上进一步上升至92.45,这意味着本季度私人消费意愿比较强烈。但从收入方面看,经历第1季度短暂转正之后,第2季度劳动者现金收入同比增长再现负值,为-0.03%,较上季度的0.78%显着下降。这意味着趋于强烈的消费意愿缺乏坚实的收入支撑。就业方面,日本第2季度仍然维持很低的失业率,4、5月份就业人数环比均有正增长。另据厚生劳动省公布的数据,5月日本就业用人需求和求职人数之比(有效求人倍率)为1.36倍,意味着每对应100个求职者就有136个就职岗位,为近25年来最佳水平。不过,与理论推断有所不同,在日本年轻群体消费态度趋于谨慎的背景下,就业市场的稳定并未充分转化为现实的消费能力。综上,2016年第2季度私人消费继续回暖但呈现出后劲不足的迹象。




出口和进口同比增速双双下滑,但进口同比增速下降幅度更大,贸易差额由逆差转为顺差。第2季度出口同比增长率较上季度的-7.87%进一步下滑至-10.63%,进口同比增长率由上季度-13.91%进一步下滑至-18.79%。贸易差额在第1季度由上季度的逆差1438亿日元转为顺差3412亿日元,进入第2季度顺差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4月和5月合计顺差已达7800亿日元。

?

贸易数量也显示了进出口下滑的趋势。2016年第2季度季调实际出口指数4、5两月均值为101.05,低于第1季度的101.39;第2季度季调实际进口指数4、5两月均值111.51,明显低于第1季度的114.15。

?

从日本的主要出口对象来看,第2季度日本对中国、美国、亚洲(不含中国)三大贸易伙伴的出口同比增长率均为负(分别为-11.17%、-11.34%和-12.45),其中对中美同比负增长的程度较上季度都有所扩大,对亚洲(不含中国)的负增长较上季度略有收小。第2季度日本对欧盟出口维持同比正增长(3.13%),但增幅较上季度的5.97%有所下降。

?

出口趋弱显示日本外需乏力,进口大幅下降反映了日本国内需求不振的程度较为严重,虽然出现顺差扩大的现象,但这种顺差属于衰退型顺差,对实际经济增长是不利的。





二、负利率政策效果不彰

?

2016年1月29日,日本央行货币政策会议宣布除继续执行量化与质化宽松货币政策(QQE)之外,还将于2月16日起引入负利率。具体做法是,对于现有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超额准备金(去年12个月均值之下的部分),实施0.1%的利率;对于金融机构存放在日本央行的法定准备金以及金融机构受到央行支持进行的一些救助贷款项目带来的准备金的增加,实施零利率;对于以上两点范围以外的存款准备金实施-0.1%的利率。

?

在上一期报告中我们指出,日本推行的所谓负利率只是对银行存放在央行账上的过剩资金实施带有惩罚性质的负利率,而且主要是针对那些将在央行QQE(量化质化宽松)措施下获得的资金又存到央行账户而不是投放到实体经济中的银行。短期来看,引导资金进入实体经济以促进经济增长的企图难以实现,象征意义大于实际价值。从实际效果来看,日本实施的这些货币政策并未让基础货币有效进入实体经济。两轮QQE中,日本央行累计投放200万亿日元基础货币,但通过信贷等方式流入实体经济的风险资产仅增加10万亿日元,绝大多数货币又以商业银行活期存款流回日本央行;另一方面,受经济增速放缓和能源价格下跌影响,日本的通胀水平始终在0%附近徘徊,近几个月甚至再度回落至负值区间。


从股市价格、CPI、日元汇率等指标看,负利率推行至今效果不彰。

?

从股市来看,负利率政策宣布后股价有短暂的上升,东京255指数由1月29日的17518点上升至2月1日的17865点但随后不久即出现大幅下跌,2月12日跌至14953的低点。2015年8月特别是2015年年底以来股市下降的趋势并未扭转。2016年7月4日日经225指数15776点,比宣布负利率时低大约12%。



?

日本央行与2%通胀目标渐行渐远。2016年1月货币政策会议发布负利率政策时还宣布,第3次推迟实现2%通胀目标时间半年至2017财年上半年,并预计2016财年的通胀水平仅为0.8%,远低于通胀目标。进入2016年第2季度,通胀指标继续下探。4-5月CPI同比增长率、剔除生鲜食品的核心消费物价同比增长率以及剔除租金的核心消费物价同比增长率均值全部为负,分别为-0.4%、-0.4%和-0.4%,与上季度的0.1%、-0.1%和0.1%相比有所下降。迄今负利率政策并未扭转通缩预期。

?

负利率政策出台之后,日元对美元不贬反升。2016年1-3月,美元兑日元汇率分别为1美元兑121日元、兑113.4日元和112.6日元。1-2月日元实际有效汇率指数均值为74.88,比2015年第4季度的71.28要高得多。引入负利率政策后,日元汇率变化的不确定性还有所增加。日本央行在1月份的声明中还提到“若有必要,将进一步降低负利率”,但在3月货币政策会议宣告中已经将这一表述调整为“若有必要,将加大宽松”,结果日元兑美元当日大幅升值。

?

鉴于日本走出通缩遥遥无期,经济仍处于困顿之中,安倍政府在6月1日宣布推迟第二轮消费税增长计划至2019年10月起实行。早在2014年11月,安倍政府就曾宣布推迟第二轮消费税增长计划至2017年4月实行,当时安倍政府承诺,“除非发生雷曼冲击或‘3?11’大地震事件”,增税决不再延。此次以“经济为先”、世界经济面临巨大风险为由再度延期提高消费税,引发外界对日本政府政策确定性的质疑以及日本信用评级或将遭到下调的担忧。

?



三、对中国贸易投资增速下降

?

2016年第2季度日本与中国的贸易进一步趋冷。从2016年4月及5月合计来看,日本对华出口同比下降11.2%,延续了第1季度同比下降7.1%的趋势并在程度上下降得更大;同期日本自华进口同比下降13.4%,而第上季度为同比下降7.5%。自中国进口增速的下滑幅度超过了对中国出口增速的降幅。

?



日本对中国直接投资同比增速明显下滑。2016年第1季度,在日本外直接投资明显上升的背景之下(对全世界直接投资同比增长36.0%),对华直接投资同比出现13.4%的负增长(上季度同比增长7.3%)。对华直接投资占全部对外直接投资比重也由上季度的6.4%下滑至4.6%,这是2013年第4季度以来的最低值。预计第2季度日本对华直接投资低迷的态势还将延续。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