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杏树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19 23:37:57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文/若水希言

文章7009字,是我的第三篇原创小小说,推荐10分钟左右读完。全文用第一人称来写,如有不适,请及时中止。

01


最近越发的喜欢吃完下午饭,一个人坐在杏树下,儿女们都说我得了老年痴呆,其实我一点也不痴呆,我心里明白的很。


我知道我叫杏儿,我有四个儿女,七个孙子。


我还记得我嫁给老伴那年,才18岁,如今我都七十岁了。


小时候家里很穷,虽然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但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整个人饿得面黄肌瘦。我每天做梦都希望自己能够吃上一个白馒头。可惜梦仅仅只是梦而已。


有时候可怕的是连梦都做不了了。六岁那年,娘生下了弟弟,为了让弟弟能活下来,他们把我送人了。送给了一家没有女儿的人家,换回了一斗米。


我就值一斗米。


我哭喊、歇斯底里,可是没人理睬我。在那个重男轻女,命贱的年代,就算我死了也没人知道吧。


我听从了命运的安排,去了新家。在我来之前,养父母已经有了三个儿子,他们就想要一个女儿,可是直到不能再生,他们还是没能生出一个女儿。最后就多方打听,听说我家穷的揭不开锅了,刚好我娘又生了个儿子,所以就用一斗米换回了我。


新家也很穷,但是好歹三个哥哥能干活了,可以为家里换回一点粮食,我终于可以吃饱了。


亲爹娘为了一斗米把我卖了,但养父母对自己还好,我该知足了。

02


在新家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四个年头,中间去读了两年书,后来家里实在掏不起我的学费,我就从学校辍学了。


那年冬天,比往年都冷,我坐在炕上冻得瑟瑟发抖。


大哥和二哥早已结婚,离开了家,过他们的日子去了。家里只剩下爹娘、三哥和我。早上吃完饭,三哥说天估计要下雪了,他和爹去镇上一趟,看能不能买些取暖的木炭。


三哥和爹刚走不久,就开始下雪了,雪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眼看天快黑了,三哥和爹还没回来,我和娘不止一次趴在窗台紧盯着那条通向家门口的路。可是路上一个人都没有。娘很担心,她让我乖乖待在炕上别乱动,她出去看一下。


我不想让她去,可是阻止的话却没说出口。不曾想这却是最后一次见到娘了,往后的很多年,我一直怀念这四年里,她对我的好,哪怕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她却让我感受到了母爱。


三哥和爹是在娘出门有半柱香的时间后回来的,他们已经成了雪人了,我问他们有没有看到娘,娘去找他们了。他们的表情让我知道他们并没有看到娘,我吓得哭了起来,三哥和爹又赶紧出去找娘,我一个人坐在炕上大哭。我希望我哭完娘就回来了,等了好久,眼泪哭干了,三哥和爹回来了,就是没有娘。


我又接着哭了起来,三哥拿起门边上的木棍对着我一顿暴打。我哭得撕心裂肺,他也打红了眼睛,最后还是爹一巴掌打醒了他。


爹拉着三哥又出去找娘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家里,我捂着胳膊上被三哥打的伤,强忍着眼泪,祈祷娘赶紧回来。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等我醒来时天已经亮了,雪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娘还没回来,我望向窗外,不远处有两个看起来疲惫不堪的人在慢慢的挪动。


果然还没找到娘。三哥和爹回来后,身上的衣服早已结冰了,两个人眼睛通红,脸上全是伤口,我很害怕,但是没敢哭。烧了一锅热水,爹和三哥擦了脸后就去睡觉了。


我一个人出去找娘,边走边喊,嗓子喊哑了,鞋子也湿透了,还是没有找到娘。


回家后,三哥和爹也起来了,爹给我和三哥说让我俩好好的,他出去继续找娘。可是最终还是没有找到娘,娘就在那个下雪夜里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有人说,娘是跟人跑了。我不信,娘这么好的人,怎么可能跟人跑了。也有人说,下雪天路滑,娘一脚踩到了深渊里,上不来了。


那我倒是希望娘是跟人跑了,因为这样,她至少还活着。

03


没有娘的日子,家里的饭就得由我来做,还好之前跟娘学会了做饭。可是三哥和爹却变得喜怒无常,他们时不时打我,我很想娘。


之后的几年里,我们去过很多地方找娘,可依然没有找到。


大哥和二哥知道娘不见的消息后,就回来看过一次,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爹骂他们没良心的。


转眼间我也长大了,村里和我一样大的女孩早已嫁为人妇。可我不想结婚,我就想在家等娘回来。


爹说娘不在了,他要操心三哥的婚事,三哥也老大不小了。是呀,过完年,三哥就28了,我也18岁了。


可是没有娘,家里又太穷,谁会愿意嫁给三哥呢。


那日,我在屋里,同村的李大妈来找爹,我听见她给爹说邻村的苗沐30岁了还没结婚,如果我能嫁给苗沐,要一些彩礼钱,到时就可以给三哥结婚用了。


爹往屋里看了一眼,陷入了沉思。送走了李大妈,爹来找我。


“杏儿,爹……”


“爹,你啥也别说了,我知道,我嫁给那个人,三哥年纪也不小了。我已经让您操了这么多年的心,不应该再让您操心了。”


“爹对不起你呀。”


眼泪从爹布满皱纹的眼角沿着沟壑纵横的脸颊流下,这么多年,第一次见爹哭。

04


来年的2月2日,我出嫁,2月4日,三哥娶媳妇。


没有喜悦,也没有期待,因为我只听说过我要嫁的那个人比我大12岁,姓苗,名沐,其他的一无所知。

?

苗沐家在我们隔壁村子,虽说是邻村,但也有几十里的路程。听说苗沐的父亲在苗沐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苗沐的娘是个很厉害的人,独自一人把四个孩子拉扯大。


苗沐在他们家排行老大,他弟弟入赘到了别人家,他两个妹妹也都嫁人了。我以为我嫁给他是苦难的开始,没想到他是一个好人。

?

他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种了几亩地,日出而耕日落而归。


为了娶我,他把他家的几头牛卖了,他娘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好说什么。我嫁过去之后,苗沐对我很好,虽然他是个木讷的庄稼人。


家里人多,口粮很少,苗沐害怕我吃不饱,吃饭时总把他碗里的饭给我扒些,被他娘看到过几次,他娘就给我翻白眼。


虽然我只有十八岁,但是我不怕他娘,因为我亲娘在我六岁时就把我送人了,好不容易感受了四年的母爱,那个下雪夜养母又失踪了。从养母失踪的那天起,我就知道再也不会有一个女人对我好了。


他娘给我翻白眼,我就瞪她。晚上苗沐干活回来,我还要给他说他娘欺负我。一来二去,苗沐对他娘的态度也变得恶劣了。

05


婚后第二年,我生了一个女儿,眼睛长得像苗沐,鼻子长得像我。苗沐很高兴,他给女儿取名苗丽。希望她长大以后美丽动人。


苗沐的娘听说是个女儿,至始至终都没过来看一眼,我知道她嫌我生了一个女儿。在我们那生儿子才算有本事,生下女儿都是赔钱货。


我知道生不出来儿子,我就很有可能会被苗沐他娘赶出家门。


我讨厌苗沐他娘,就像他娘讨厌我一样。


自从生了女儿后,吃饭时他娘只要看到苗沐给我碗里扒饭,就会用很难听的话骂苗沐,我和苗沐都习惯了。


女儿苗丽半岁的时候,我又怀孕了,我想这次应该是个男孩吧。苗沐他娘看我怀孕了,对我态度好了很多。估计是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吧,我也懒得去想那么多了。


为了让我安心养胎,苗沐每天从地里回来得更早了,苗沐他娘也帮我带苗丽,苗丽长到半岁,她都很少认真看过孩子,如今我怀孕了竟然帮我带苗丽。


就这样风平浪静的过了十个月,我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一声响亮的啼哭划破了那个夜晚的宁静。


然而我又让他们失望了,还是个女儿。我不敢面对苗沐,苗沐摸摸我的头让我闭上眼睛睡觉。


我记得自己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见了养母,她回来了。就在我跑过去要拥抱她的时候,突然一阵咒骂声吵醒了我。


“你让开,让我把那个赔钱货送人去,都生了一个了,现在又生一个,她这是要让我们苗家断子绝孙吗?”


“妈,别这样,杏儿睡着了,刚生完孩子,让她睡会。”


“睡什么睡,亏我照顾她那么久,还给她带苗丽,可是她呢,一点也不争气。”


“别生气了,妈,明年给你生一个儿子不就行了,你再别说了。就算是女儿,那也是我的孩子,我不允许你把她送人。”


“这可是你说的,明年再生不出来儿子,我把她们母女都赶出家门。”

……


泪水早已模糊了我的双眼,他们后来还说了什么,我一点也没听进去。我只希望我可怜的孩子不要因为我而被赶出苗家。


生了两个女儿的我,除了每天要照顾两个孩子,还要和苗沐的娘斗智斗勇。


大女儿苗丽快一岁半了,都会说话了,慢慢也能一个人走路了,小女儿才出生不久。


两个孩子都要我照看着,小女儿不喜欢待在家里,喜欢我抱着她在门口转。每次小女儿一哭,我便把她裹得严严实实的抱到门口走动,这时苗沐的娘就会指桑骂槐,说我出去勾搭男人。


我简直比窦娥还冤,是有一些路过的男人和我搭讪,但我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我最爱的还是苗沐,毕竟他对我那么好。


虽然我嘴上没说什么,但我心里不知道把苗沐的娘骂了多少遍了。甚至诅咒她早点去死。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有点不认识自己了,感觉自己好恶毒。

06


日子在不紧不慢的过着,两个女儿也都会说会跑了。


这年我又怀孕了,我想把孩子打掉,可是苗沐他娘说我还没生出来儿子,不能打。苗沐也不让我打,我一个人拗不过他们两个人,只能边干活边养胎。


五个月时肚子已经很大了,行动不太方便,苗沐和他娘都有点担心,害怕我出什么事,找来野郎中给我看,那个野郎中在我肚子上摸了一下,说我怀了双胞胎。但是不能确定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吓得腿一阵痉挛,差点跌倒在地上,还好苗沐扶住了我。


如果这次又是女儿,意味着我生下了四个女儿,我和我的女儿都会被赶出苗家。


“我不要生了,我要把孩子打掉”,我跪下来求郎中,然而郎中说胎儿月数太大,会有生命危险,让我还是好好安心养胎吧。


就这样,我被苗沐搀扶回了房间。郎中的话让一家人都提心吊胆着,如果真的是两个女儿,苗家就会被外面的人笑死。


我行动不太方便了,只能待在家里每天祈祷自己能生下儿子。苗沐依旧每天去地里劳作,苗沐的娘吃斋念佛就希望我能生下儿子。


一家人都心照不宣。


四个月后,我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分别是四斤六两和四斤八两,是儿子。


我终于生下了儿子,两个孩子躺在我的身边,苗沐猫着腰和他娘站在我旁边,我们三都看着孩子。心里的石头似乎落下了,我又看向了苗沐,他一个粗汉子竟然流泪了,他娘也激动地涨红了脸。


生下了儿子,我在他们家也算扬眉吐气了,我的脾气也从此变得暴躁。


动不动和苗沐吵架,和他娘吵架。自从生了儿子,苗沐他娘再也没有为难过我,而且还时不时给我做好吃的。


但我就是看她不顺眼,我觉得她没有给我照看两个女儿,没有帮我做饭,我还在苗沐跟前抱怨他娘。


以前他娘看我时,总是给我翻个白眼,现在他娘看到我,就低着头走了。


他们对我的容忍让我更加肆无忌惮,我不让苗沐他娘和我们坐一个桌上吃饭,美名曰孩子闹腾,容易打翻饭菜,烫到她。


苗沐他娘什么也没说,一个人端着碗去了厨房。从此再没上过桌,一直到她去世之前,都是一个人在厨房吃饭。


苗沐看着我对他娘做的一切,什么也不敢说,因为我拿带着孩子去娘家威胁他。


白天我和苗沐的娘吵架,晚上和苗沐吵架。

07


这个老实的男人,从结婚到现在对我唯命是从。虽然比我大十二岁,但生活中对我百般照顾,不让我饿着、累着,也从没有大声和我说过话。


家里最艰难的那段日子,穷得差点揭不开锅了,大家都去挖野菜根吃,苗沐不知道从哪弄来了半碗米。每天给我熬一点稀米汤喝,而他自己却舍不得喝一口。


他对我的好,我都记得,可我总爱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和他吵架。


就这样磕磕绊绊好多年,生活渐渐好转,四个孩子也长大了,都到了结婚的年龄,两个女儿嫁了出去,我和苗沐省吃俭用也给两个儿子娶上了媳妇。苗沐的娘也老得耳背眼花,腿脚不利索了。


这时的她早没了年轻时的霸道、强势,打着补丁的衣服经常穿得脏兮兮的,蓬头垢面,牙齿也掉得没几个了。


两个儿子没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和苗沐还有他娘住在一块。


每天吃饭我会给老太太盛一碗饭放到厨房,让她一个人在厨房吃,这个习惯从很多年前就开始了。


老太太年龄大了,牙齿不行了,每天给她盛的饭她都吃不了多少。有时候干脆不吃,这样也好,给我省下不少粮食。


苗沐还是忙着地里的事,这些年他又种了不少地,每天早出晚归,瘦了不少,黑了不少。


我让他不要干了,他说正是这些地养活了一大家子人,他不干了,地就荒了,以后也就没粮食吃了。我说不过他,便没再管。


老太太吃得越来越少,干瘪的脸像缺失水分的树干。远远看去,整个人就是一棵快要枯死的老树。


突然间我有点害怕了,我没以前那么讨厌老太太了。我开始给她做一些米汤之类的,她可以吃的东西。


在一周后的某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起来却没有看见老太太,她平时起来可早了,我起来时她就拄着拐棍在门口来回走动,这天没有看到她。


我去她的房间看她,只见她静静地躺在炕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的,双目紧闭。


“妈,该起床了!”


我喊了她一声,没有反应。我又连着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反应。我用手在她脸上摸了一下,很冰。吓得我赶紧把手缩了回来。突然感觉腿上没有力气,就瘫坐在了地上,有那么几秒钟回过神来了,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出去喊人。


家里一下子涌进来很多人,村里的郎中也来了,他把手放在老太太鼻子下面,又翻看了一下眼睛给我说,赶紧准备后事吧,人应该后半夜就没了。


我只是感觉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我祈祷过让她早点死,但她真的死了,我却高兴不起来。


苗沐很早就去地里干活了,他娘走了他都不知道。我腿软走不动路,打发邻居家的儿子去我家地里叫苗沐,也托人通知了两个女儿和儿子。


不知道过了多久,苗沐跑回来了,他一回来就跪在了他娘的炕前。一向不会大声说话的他,此刻杀猪般的嚎叫了起来。


“娘啊,娘,你都没见我最后一面怎么就走了?娘啊,你怎么就忍心丢下你的儿子一个人走了呢?……”


好几个人才把苗沐拉起来,这样的苗沐是我第一次见到。


等苗沐情绪恢复得差不多了,四个孩子也都回来了。


我们开始准备老太太的后事。两个女儿没被老太太宠过,所以感情没那么好,只是象征性的哭了一下。可两个双胞胎儿子就不同了,他们被自己的奶奶当成掌上宝宠大的。奶奶去世,他们无疑是最伤心的。两个人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长跪在地上不起来。


一个人出生,也许不能让全家人开心。但是一个人去世,足以让所有人难过。


老太太在三天后下葬,葬在了一个山脚下,旁边是两棵大柏树。


下葬完老太太,儿女们就又都回去了,如今诺大的房子就剩下我和苗沐两个人了,我希望儿子们搬回来住,可他们拒绝了我。

08


两个人的日子就是柴米油盐,他去地里,我在家里给他做饭,或者和他一起去地里干活。


不咸不淡的日子过了好多年,苗沐看起来越来越老了,儿女们也都有了孩子,偶尔回来看我们一下。


这一年我65,苗沐77,他还是不忘他的土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着,也许只有土地才能让他找到归属感。


早晨吃完饭苗沐就拿着锄头去地里了,我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一阵莫名的伤感,原本将近1米8的他,如今因为驼背,看起来显得很滑稽,拉着一把似乎比他还要大的锄头。


到了下午吃饭的时间苗沐还没回来,我站在门口等他,同村一个路过的人说他看见苗沐在地里睡觉。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多年了,我还不了解苗沐嘛,他怎么会随便睡在地里。我赶紧跑到儿子家里,让他们两个和我去地里看他爹。


到了地里,发现苗沐平躺在那,一动不动,锄头平放在他旁边。我和儿子喊他赶紧起来,可是他依旧一动不动。


我把手放在他鼻子下面,没有感觉到他的呼吸。我不死心,趴在他胸口听心跳,可惜也没有听到心跳声。


我跌坐在了地上,两个儿子说先把他们的爹背回去,让医生给看看吧。就这样,他们俩一个背着苗沐,一个在后面扶着,我跟在他们后面走着。


背到了诊所,医生说人已经走了好几个小时了,赶紧背回去吧。我们求医生救救他,医生说没办法了,人都走了,救不活了。


儿子把他们爹背回到了家里,打电话通知两个女儿。我不敢看苗沐,一看他眼泪就忍不住下来了。


他干了一辈子庄稼活,最后还是死在了庄稼地里。一想到他死前,身边没一个人,心里就难受得厉害。


两个儿子忙前忙后准备苗沐的后事,两个女儿来了差点哭晕在灵堂前。


自从看到苗沐躺在地里的那一刻,我就感觉自己死了,脑子乱成一团麻,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看着自己的儿媳妇,女婿,孙子们都来了,我回到房间睡觉去了,希望自己一觉醒来苗沐又能出现在我面前。


不知道睡了多久,大女儿跑来叫我,说她爹快要下葬了,问我要不要去看一眼。我说不了,因为我不能接受苗沐离开的这个事实。


大女儿没说什么,走了。我一个人坐在炕上发呆。听说苗沐葬在了他娘的旁边,这样也好,他就可以陪他娘说说话了。

09


两个儿子说他爹走了,让我搬去和他们住,一家住段日子。虽然我知道两个儿媳妇都不待见我,但我还是想去和儿子们待一块。苗沐不在了,我一个人很孤独。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就先去大儿子家了,大儿媳妇看到我就瞪我,还经常趁儿子不在家时,骂我老不死的。这让我想到了我的婆婆,苗沐的娘,我年轻时好像也是这样对她的,简直是报应。


在大儿子家我每天吃饭不敢吃太多,害怕大儿媳妇又骂我,晚上肚子饿得睡不着觉,经常半夜坐在炕上想苗沐。


在大儿子家待了大概一年多,我实在待不下去了,就让大儿子把我送到了二儿子家。


二儿子和二儿媳妇在工厂上班,我去了之后给他们做饭,刚开始那几天二儿媳妇对我还好,说我帮他们做饭,省了不少时间。到后面就嫌我做的饭不好吃,菜没洗干净,把她吃得拉肚子,不让我做饭了。


我就每天在家里等他们回来做饭,他们做好了饭,给我碗里盛些,让我一个人坐厨房吃,说害怕我把饭不小心打翻了,烫到自己。


很多年前我做的事历历在目,我好后悔,后悔当初对苗沐的娘做的那些事。


被两个儿媳妇嫌弃,最后我还是回到了和苗沐之前住的房子里,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


我和村里同龄的几个老太太坐一块聊聊天,看看路人。刚开始我很不习惯没有苗沐的生活,但日子过得很快,渐渐地我就忘了他已经走了。我一个人给自己说说话,给院子里的花花草草说说话。


儿女们偶尔来看看我,给我买些吃的,女儿们让我去他们家,我没去,我现在就想守着我们的房子。他们觉得我得了老年痴呆,要送我去敬老院,我没去。


我也不想出去找那几个老太太聊天了,我就喜欢坐在院子里的那棵杏树下,发发呆,看看叶子。


一阵风吹来,我抬起头,望见一片被虫咬掉一大半的叶子,缓缓地飘落。这是一片杏树叶子,这棵杏树是我刚嫁给苗沐那年,和他一起栽下的。

更多推荐

复制人生

“乖孩子”的悲剧

最初的爱

《许三观卖血记》:生活从来都是不平等的


ps:先说一声抱歉,文章字数太多了,昨晚发之前检查了一遍,竟然没有发现错别字,幸好朋友给我指出来了,所以删掉今天重新发。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