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魔女审判 — 木嶋佳苗案(6)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3:00:4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大家好,抱歉久等了。我们今天来继续木嶋佳苗案的连载。

今天的内容,是充满了矛盾交锋的法庭辩论。

======== 第六章 辩论 ======

我们对法庭辩论的印象,往往来自于两个渠道:一个是TVB的法庭剧,一个是Legal High。其实,在真实的法庭上,能够让你看到那样控方辩方唇枪舌剑的交锋的机会,其实是很少的。这里面除了有很多案子选择庭外和解,或者被告与检方达成协议提前认罪之外,还有一些情况,是被告人在法庭上采取了消极态度对抗法庭。

之前我写到过《御殿场事件》中,辩方律师的出色表现,相信也给各位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然而,在木嶋佳苗案中,我们原本预想到的激烈交锋的局面,却很少出现:尽管检方用一个个证据来逐步揭穿木嶋佳苗的残忍、虚伪的真面目,但她对这些攻击却表现得格外冷静,或者说,漠然。

这让我在看到这些庭审记录时,会时不时地产生一个疑问:木嶋佳苗是否真正意识到,这些指控一旦成立,会导致她被判死刑的结果呢?或是由于她的人格异常,让木嶋佳苗在法庭上仍然在勉强维持自己的虚构形象,不愿意对这些打破自己形象的质问进行回答?当然,我还想到了一个更离谱的答案:她本就希望自己带着这些谜团离去,让自己永远成为人们心中的一个不解之谜?

相信每个人在看完这些内容后,也都会有自己的理解吧。

=====================

在庭审的第一阶段,检方便直接对木嶋佳苗提出了三起谋杀指控。

首先被检方摆在台面上的,是最后一起谋杀,也是证据掌握最为充足的大出嘉之被杀案。检方在简单陈述完木嶋佳苗和大出嘉之的交际情况之后,列出了如下几件证据:

1. 证明木嶋佳苗与大出嘉之同居的证据,包括他家中由木嶋佳苗拿来的各种厨房用品;

2. 证明在大出嘉之遇害当天,木嶋佳苗与他驾车外出的证据,包括两人在途中停车时,被摄像头拍到的影像;

3. 在大出嘉之尸体附近发现的物品清单,包括引火剂、木炭、炭炉等等;以及木嶋佳苗之前网购的,型号数量完全相同的物品。

木嶋佳苗只是静静地站在被告席上,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检方为了进一步说明木嶋佳苗接近大出嘉之的手段,拿出了两人在相亲网站上的私信记录。然而此时木嶋佳苗的律师团却高声叫道:

「反对!这样会对当事人的个人隐私进行不必要的曝光!」显然,尽管木嶋佳苗本人看上去风波不经,然而她的律师团此时早已做好了拼死决战的打算。

「法官大人,我们认为只有将这些内容公布出来,才更能够让陪审团理解木嶋佳苗的欺骗性。」检察官冷冷地对法官坚持道。法官点点头,于是检察官开始大声地在法庭中宣读两人的私信对话:

「难道说大出先生对女性没有性欲吗?如果现在突然有了女朋友,大出先生可以接受吗?」
「没有女朋友的原因,是因为我不是个随便的人。下次一起睡吧!嗯!」

看过前面内容的读者一定记得,木嶋佳苗对大出嘉之,几乎是直接提出了「请跟我做爱吧」的邀请,而宅居已久的大出嘉之,自然也马上中计。两个人这些有些令人尴尬的甜言蜜语,尤其是作为女性一方,不加掩饰地提出与对方发生性关系的要求,在第三者听起来是很别扭的;而作为当事人,这些隐私被公布,自然也会感到相当难堪。尤其是在检察官用稳重的口气念出那几句让人眼红心跳的内容时,一种非现实感油然而生。

但是,这样的「公之于众」,对于木嶋佳苗来说似乎是毫不介意:她脸上带着一丝奇怪的微笑,时不时低头用笔在本子上记下一些内容,不急不恼,甚至连一丝脸红都没有过。

-------------------

大出嘉之案的审讯进行到第三天,检方请来了大出嘉之的母亲上庭作证。首先由检方问询证人。针对大出嘉之的死亡,检方问道:「您对大出嘉之车中的炭炉,有什么印象吗?」老太太难过地说到:

「我们家里都是在东京千代田的神田(相当于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内)土生土长的老东京人,用炭炉做饭的机会本来就不多,更不会买那么多炭炉。也许用这样的炭炉,是从北方来的人的习惯吧?」

听到这句话,一直保持着微笑的木嶋佳苗,突然把头歪向一边,嘴角撇了下来。显然,她对大出嘉之的母亲表达了一种不屑一顾的情绪。之后,她突然抄起笔,开始迅速地在自己的本子上写字。

她写的东西,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是什么。

检方询问完之后,轮到辩方询问证人。辩方的律师站起来,走到大出嘉之母亲的身边。白发苍苍的老人此时仍然很是悲伤,不断地用手中的手帕擦着眼角。

辩方律师对老太太说:

「你就敢肯定,大出嘉之不会是自杀吗?」

「是的,我敢肯定,我的儿子绝不会自杀。他不是那种因为跟人吵架,就要自杀的性格。」

「那么请问,您对您的儿子了解到什么程度?」

「嘉之从小就跟我无话不说,因为我们生活在一起,所以对他的一点一滴,我都非常了解。」

「您可真敢说大话啊!对您的儿子,您真的有那么了解吗?」

「是的。」

「那么,他去按摩店嫖妓的事儿,跟您说过吗?」辩方律师脸上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面对辩方律师这样的挑衅,大出嘉之的母亲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此时,检方大声抗议:「反对!辩方律师提出的问题与本案无关!」

辩方律师不依不饶:「我所问的问题,只是要说明,大出嘉之的母亲对自己的儿子并不了解。」

然而对于这种与性有关的隐私话题,大多数的子女都不会与父母谈论,这是个常识。辩方律师在这里用的诡辩,不仅严重刺激了证人大出嘉之母亲的情绪,也燃起了检察官们的怒火。

-------------------------

几天之后的再次开庭,检方带来了一个令木嶋佳苗颜面扫地的证人:她的「真爱」铃木。此时的铃木,尚未从木嶋佳苗「骗了他10年」的打击中恢复。当他从木嶋佳苗的被告席边走过的时候,目光都没有往她的方向瞟上一眼;而木嶋佳苗在听到铃木出庭的消息时,却立刻换上了一双满怀期待的目光,眼也不眨地盯着他缓缓走进法庭。

铃木在证人席上站好,宣誓。随后检方便开始了问话。从两人的相识,到木嶋佳苗对他宣称的那些谎言:家庭富裕,自己是大小姐等等。期间,检方不断拿出铃木提供的木嶋佳苗化名为「吉川樱」的证据,以及两人在外面旅行时的照片。最后,检方问铃木:

「你曾经提到过,打算和被告结婚。请问这是谁提出来的?」

「...是我自己。」铃木艰难地回答道。旁观席上一片哗然,因为与身躯臃肿的木嶋佳苗比起来,铃木身材高挑,长相俊朗,怎么看也不像是铃木追木嶋的感觉。

「在你刚刚认识被告的时候,她曾经向你说过她的工作吗?」

「她说自己不用工作,家里一直给她很多资助。」

「请问你如何确定这一点?」

「因为不止一次,她向我展示过自己的钱包,里面有几乎100万日元的现金。」

「她有说过这些钱哪里来的吗?」

「她说这些是她爸爸给的零花钱。」

检察官随即向陪审团和法官出示了木嶋佳苗以「hana1001」的身份,在网上晒出的照片:一个信封里装着两捆现金,200万日元。配文写到:「到了夏天,爸爸似乎糊涂了,给了这么多零花钱呢~」

检察官接着说:「然而,这些钱其实都是那段时期,木嶋佳苗从身边男性的身上,通过发生肉体关系后再进行索取的方式,诈骗得来的钱。」铃木此时深深低下了头,而木嶋佳苗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也许是因为自己被欺骗了十年而感到深深的懊悔,或是因为被当众谈到自己向木嶋佳苗求婚的事情而觉得颜面扫地,总之,铃木所表现出的痛苦,都应该在木嶋佳苗的身上出现才对。

--------------------------------

由于辩方并未提出对铃木进行问询,于是法官请证人铃木离席,传唤了另一位诈骗受害者野口出庭作证。铃木与木嶋佳苗在法庭中,始终没有面对面,更没有说上一句话。在他走出法庭的时候,有人看到他因为情绪激动而涨红的脸上,似乎有着两行泪水。来到法庭外,等候在四周的记者们一涌而上,将他包围,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请问您真的有爱过木嶋佳苗吗?」

「…」

「请问在这次开庭之前,您有见过木嶋佳苗吗?」

「没有...」

「您这次见到木嶋佳苗,有什么感想吗?」

「...她其实长得很丑。」

「您还想跟她结婚吗?」

「不想。」

「那您对过去的自己,有什么评价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喜欢上她这样的人... 对不起,我脑子很乱。」

上庭作证的野口,是一位53岁的单身男性,与妻子10年前离婚,他是作为诈骗未遂的证人出庭的。

野口与木嶋佳苗相识于2008年8月初 —— 此时,木嶋佳苗正在与第一名被害者寺田隆夫「恋爱」,并且同时在网上对其他4名男性进行引诱。野口的家在离东京很远的长野县上田市,与自己接近90岁的双亲一起居住在自家的房子里。

做为习惯,法庭准备给野口的面前搭起屏风的时候,野口拒绝了,他提出要跟木嶋佳苗面对面。木嶋佳苗此时有一丝慌乱,她向自己的律师团询问着什么,律师摇摇头,她只好站直身子,但是目光始终游离在野口身后的位置,并不敢和他四目相对。

检察官开始询问证人。

「野口先生,请问您与木嶋佳苗相识于什么时间?」

「2008年8月9日。」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在婚恋网站上,我想要寻找一位能跟我结婚的女性,通过搜索功能找到了她。」

「请问她当时的择偶条件是如何写的?」

「她写到,自己30岁出头,希望的对象年龄是45岁以上。」

「一个30岁出头的年轻女性,想要结婚的对象却一定要45岁以上,你不觉得奇怪吗?」

「确实在网站上,这样的条件几乎是没有的。但是看到对方的文字,觉得是个很诚恳而且踏实的人,于是我就想着试试看,给她发了一封信。」

「被告给你回信了吗?是在什么时候回的信?」

「10天之后,她给我回了一封信。」

「信的内容是?」

「她说,很抱歉这么久才给我回信。因为她接到我的信后,也犹豫了很久,因为想要找一名可以共度下半生的男性,所以一定要慎重。沉寂了几天之后,如果对方还对自己有兴趣的话,就是可以交往的对象。」

检察官此时从档案袋里,抽出了一张表格,递给了法官。

「法官大人,这是从婚恋网站上我们获得的数据。根据网站的数据,从8月9日到8月19日之间,被告总共收到打招呼的信件总共1845封,其中被告回复了1021封,双方持续发信的人数为56人。而在这里的这位野口先生,就是这56人中的一位。」检察官将手指指向野口。说完,他快步走回野口的身边,继续说:

「尽管被告用『自己也在考虑』、『要慎重对待感情』的说辞来掩盖自己给野口隔了10天才回信的情况,但事实是她其实每天都在忙着给各种各样的来信回复,根本没有时间轮到给野口先生写回信。被告,我说的没错吧?」

木嶋佳苗此时仍然是一副木然的神情。

「被告口口声声说要对感情慎重,然而10天之内给1000多名男性回信,平均每天都在100人以上,这样真的是慎重对待感情的做法吗?」

「反对!控方提出的论点与本案无关!」被告律师席已经禁不住检方如此流畅的推理,强行打断了检察官的发言。

「反对无效,控方请继续。」

「这里是另一份报告」,检察官又拿出了一份数据统计报告,「同样来自这家婚恋网站。在这家婚恋网站的注册用户中,年龄在30-34岁的女性用户里,理想恋爱对象一栏里写着『45岁以上』的人,只有15人。在这15人的用户中,大部分的资料都是空缺状态,同时也很少发表与自己生活相关的内容。而账户处于活跃期中,博客内容持续每周都进行更新的,只有被告一人。」

「反对!控方在对陪审团进行诱导!」

法官看了一眼被告律师团,抬抬手,示意检方继续。

检察官走近木嶋佳苗,用手扶着她的被告席,慢慢地说:

「所以,被告在这个网站上如此受到单身男性的欢迎,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她将这个网站,完完全全当成了自己用来捕获猎物的蜘蛛网了呢。」

「反对!控方的陈述完全基于自己的判断!」辩方律师再次打断了检察官的发言。

「法官大人,我的话讲完了。」检察官不等法官发话,自己走回了公诉人席。

-----------------------

轮到辩护人询问证人,辩方律师也来到了野口的面前。

「野口先生,在你刚才的证词中,你提到最初是你主动向我的当事人发信。所以,你在这件事中,是不是也有责任呢?」

「我不认为我有责任,因为最初我的意思只是想跟她认识一下。是被告主动提出来要发生肉体关系的。」

「这就让人意外了,一般来说,在这样的男女交往之中,男性可往往是主动提出肉体关系的一方呢。」

「我这里有证据。」说着,野口拿出了手机,他还保留着和木嶋佳苗的消息往来记录。

法官要求证人将手机呈上来。此时的木嶋佳苗,一改之前漠然看待一切的做法,而是将自己手中的笔记唰唰地快速地翻着,用笔在上面又涂又画。在冬天的法庭里,室温只有20度左右,而她的脸色却渐渐涨得潮红,时不时用手在脸旁扇着风,似乎是想让别人以为她只是因为感到燥热而脸红。

根据野口的手机消息,他和木嶋佳苗的对话是这样的:

「野口先生,你好。我到目前为止,只跟2个男人交往过,而且都是年龄比较大的人。我的职业是老人护理,但是因为一直在金钱方面支援我的那位老先生,在今年早些时候故去了,我为了完成学业,需要找到一位赞助人。我认为男女之间的交往,性的方面是否和谐是很重要的。您今年53岁,也许要孩子还不晚。我是诚心诚意想与您交往,所以就算怀孕了也没关系。但是,因为我已经34岁了,想要在这一、两年之内赶快怀上孩子。不知道野口先生您可以同意吗?」

法官看过这个消息,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将这个证据交给检方和辩方,询问双方意见。检察官看过这封邮件,对野口说:

「野口先生,请问您对这封信怎么看?」

「我认为对方在态度上非常积极,尤其是在肉体关系方面。而且,我认为她的意思就是想要一笔钱后跟我发生关系。」

「那么你是怎么处理的?」

「2周之后,我按照约定,和她在东京的池袋见了面。」

「在见面时,被告向你提出了金钱方面的要求吗?」

「最开始吃饭的时候,并没有提到要钱的事情,我们只是在聊一些料理方面的东西。因为我不擅长料理,所以几乎都是她在说话。吃完饭后,我们去了一家咖啡馆。这时她提出学校的学费是140万元,希望我能帮她全额负担,作为交往的条件。」

「那么你是怎么答复的?」

「我说,要现金的话可是没有,不过我可以给她当连带保证人。」

「然后呢?」

「然后她突然脸色一变,说『没钱的土包子还充什么大款,我要回家了』。」

「听了这话,你有什么反应?」

「我当时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从没见过这样马上翻脸的人。但是因为时间不早了,我就问她回长野县的巴士车站在哪里。然而她就随便地对我说,下楼自己去打听吧。」

「法官,我想要问的就这些。」检察官问完野口,走回了自己的座位。此时法官问辩方律师:「辩护人有什么要问的吗?」

辩方律师此时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站起来,对着野口问:「刚才你所陈述的内容,包括对话,是否能有第三人作证?」

「没有,聊天的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的问话完了,谢谢。」辩方律师坐下了。法官点点头,对野口说:

「你还有什么话,要对被告人说吗?」

此时,野口清了清嗓子,把双手放在身前握住。他正视着木嶋佳苗的脸,用清楚的嗓音说:

「因为我并没有被你骗走什么钱,所以也对你没有什么恨意。只是有句话,我想告诫你:是人都会犯错误,请正视自己的罪行,争取早日重新做人。」

听到这句话,木嶋佳苗的脸一瞬间立刻板了起来,她把头扭向一边。不知是在表达对野口的轻蔑,还是被野口说中了痛处而不敢回应他的直视。

------------------------------

1月23日的第8次开庭,出庭作证的是木嶋佳苗接触的最后一名男性,矢部。

矢部的经历,大家看了前文一定记忆犹新:若不是有个高度警觉的姐姐替他报案,恐怕矢部早已不在这个世上了。甚至是警方前来逮捕木嶋佳苗的时候,矢部还跟警察大打出手。然而回到家中,矢部却发现家里的火灾报警器都被悄悄切断了电源。

在木嶋佳苗的计划败露之前,矢部已经向木嶋佳苗汇去了451万日元,并且还让木嶋佳苗搬到了自己家中同居。当检方问:「你为什么要给她汇钱」的时候,矢部回答:

「因为我觉得,这个价格比办结婚仪式省钱。」

「所以,你和被告的交往,是以结婚为目的的?」

「是的,那个时候我一心一意想和她结婚,甚至连订婚用的戒指都已经去订做了。」

「那么现在你还想跟她结婚吗?」

「不、不想了。」矢部回答得有些慌张,而旁听席上也传出了一阵哄笑。

「矢部先生,你和被告发生过性关系吗?」

「没有。」

「为什么没有过?」

「第一次去她家的时候,我曾经想过,如果她想跟我发生关系怎么办。我这个人不喜欢那种为了金钱而跟别人上床的女人,觉得那样是在卖身。在她家的时候,她也没有提出要跟我上床,所以我觉得她是值得信任的。」

「这么说来,她没跟你发生关系,反而赢得了你的信任?」

「是的,这个事情我后来也跟她说过。我想等结婚了之后再发生关系比较好。」

看到这里,我不知道各位是怎么想的。但对我来说,这个细节让我觉得非常富有深意:木嶋佳苗并不像那些小报、论坛、不靠谱公众号所写的,「床技一流,让男人含笑而死」—— 她仅仅靠邮件和见面时的几句话,就能让这些男人乖乖就范,给她的账户上打入巨款。对她来说,发生肉体关系,仅仅是她用来迎合那些男人的手段之一而已,并不是全部。

在这里,我们不应该嘲笑矢部的天真,尽管他的天真几乎害他丧命。我们应该正视的是,在生活中那些巧言令色的人,往往通过一些旁敲侧击的手段来探听与你相关的信息,摸清你的思维,弄懂你最想要的东西,之后再用漫不经心的方式将你想要的东西摆在你的面前 —— 当然,为了得到它,你需要付出庞大的代价,而结果却只是个海市蜃楼。

木嶋佳苗的手腕,基本上是利用男性想要结婚的心理,将这个似乎只要付出一些金钱便可以达到的目标,呈现在这些男性的眼前。对她来说,她其实不想要那些只想发生肉体关系的炮友,而是想要用肉体关系来让这些男性确定,她自己是真心实意想要结婚的。

而木嶋佳苗每每提出「不进行避孕手段也没关系,怀孕了就结婚」的说法,更是让这些上当受骗的男性认为她具有相当高的献身精神。讽刺的是,因为职业需要,木嶋佳苗从20岁起便长期服用避孕药,对她来说怀孕根本不是一个选项。

-----------------------

检察官再次拿出了一份新证据,这是一个网页的打印件,上面还付着一张信用卡的账单。检察官走到矢部身边,对他说:

「矢部先生,请你回忆一下,你是不是买过这样的东西?」

那张纸是一张网购订单,上面清楚地写着木嶋佳苗的ID,送货地址是矢部的家。而所购内容,则是大量的炭炉和木炭。看到这张纸,矢部的脸面若死灰,他结结巴巴地答道:

「没、没买过啊!」

「那么请你核对一下,这个信用卡账单是不是你的?」

「没错,确实是我的信用卡。」

「这上面的购物日期是9月23日,也就是你和你姐姐因为被告的事情吵架当天。矢部先生,在继续这个话题之前,我想问你一件事。你可曾吃过木嶋佳苗给你做的饭?」

「吃过。」

「很多吗?」

「自从她搬来跟我一起住以后,每顿饭都是她做的。」

「那么,你注意过她做饭是以什么风格为主吗?」

辩方律师此时再次表示了反对,并提出这些问话与本案无关。然而法官驳回了这一要求。矢部继续回答:

「基本上以西餐为主,法餐和意餐比较多。有一些日式的炖菜,还有她最拿手的西式甜点。」

「那么,你可曾吃过她制作的烤鱼或是烤年糕?」

「没有。」

检察官清了清嗓子,对法官说:「法官大人,被告木嶋佳苗所购炭炉,一般家庭料理中往往用作烤鱼或者烤年糕之用。然而,证人矢部先生家中的整体厨房里有煤气烤炉,但一次也没有吃过木嶋佳苗所制作的这类烧烤类食品。因此,木嶋佳苗购买这些工具的目的存疑。

另一方面,在木嶋佳苗本人经营的若干博客之中,她几乎会每天上传一些制作的料理照片。然而在她接近9年的博客内容中,我们没有发现一条使用这样的炭炉所制作的食物。考虑到木嶋佳苗被告已经在网上前后累计购买这种炭炉达到了18个之多,我们同样对被告如何使用这些炭炉的方式提出质疑。

最后一点,木嶋佳苗被告在网购这些炭炉的时间,与本案中她涉嫌谋杀的三名男性死者的死亡时间高度重合。如果这用完全是巧合的说辞来进行说明的话,我认为很难站得住脚。因此,我认为在被告无法可信地说明这些炭炉的用途之前,被告在这三起因炭炉不完全燃烧而导致的死亡中,具有重大的谋杀嫌疑。我的问询完了,谢谢法官大人。」

法官转向辩方律师,问:「辩方是否需要对证人进行问询?」

辩方律师摆摆手,表示没有这个必要了。

=========================

木嶋佳苗案的审理,前前后后涉及到63名证人,400多名预备陪审员,多达83次的开庭。在下一次连载中,我会将法庭辩论的后半部分写完 —— 其中有检察官与木嶋佳苗的直接对决。究竟在这起魔女审判中,木嶋佳苗会如石佛般地始终如一保持木然呢?还是会在某个时间点突然爆发呢?请拭目以待。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