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詹姆斯·莫里斯:最优税收与分配公正(下)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4:27:09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政策制定者当然不能期望最优税收理论的研究者告诉他们在哪个收入水平采用多少税率。最优税收模型作为一个简化的模型,所反映的是最优税收政策安排的框架】

□中国经济报告记者?? 吴思?? 李大巍

税收制度改革

?

中国经济报告:一个好的税收制度应该包括哪些关键要素?


詹姆斯·莫里斯:第一,税收制度应与福利制度共同设计。总体的税收和福利制度应该是绿色和累进的,但不一定所有的税种都是要绿色或累进的。各个税收制度之间以及税收制度和福利制度的配合非常重要。


第二,税收制度应保持中立。由于税收制度对人们类似的活动施加不同的税率或税种,必然会扭曲人们的行为,导致效率低下和逃税。税收的免责条款应谨慎设计并加以限制。


第三,尽可能有效地实现累进税制。这意味着要依靠个人所得税和福利来实现再分配,而不是低效地扭曲税基。设计个人所得税税率表时应尽可能减少税收制度对就业和收入的影响。


中国经济报告:个人所得税改革是财税改革的一个关键环节,而这项改革如何操作在各个国家争议都很大。你对个人所得税的征收有何建议?


詹姆斯·莫里斯:简而言之,个人所得税的税率结构应该更加简化。个人所得税应该和当前的福利政策结合起来,使不同的人群根据收入等特征获得合理的支持。此外,55-70岁的退休人群以及学龄儿童的家长对工作的激励特别敏感,税收和福利体制应该强化对这类人群的激励。


中国经济报告:有人认为资本利得税和所得税构成了双重征税。你怎么看资本利得税?


詹姆斯·莫里斯:首先,无风险或正常回报的储蓄应该免税,股票账户和养老金账户应该征收资本利得税。对于人们持有的其他风险资产,只有当回报高于正常水平时才应该征税。


资本利得税和所得税都应该按全额征收。并且二者作为赚取的收入,应该适用相同的税率表。对股息和资本收益征收的税率应该有所降低,因为企业所得税已经交纳了一部分税收。个人收入和各种形式的资本利得的边际税率应保持一致,这样可以减少不同经济活动的扭曲和逃税的机会。


中国经济报告:你怎么看房产税改革?


詹姆斯·莫里斯:房产税不属于增值税,它属于印花土地税,这是一种效率低下、设计有问题的交易税种。房产税也是一种地方税。印花税应该取消,同时地方税也要改革。我们曾提出过改革地方税时配套住房服务税,这个税种可以替代住房消费领域的增值税。


中国经济报告:与所得税相比,增值税受经济起伏的影响更小,收入来源更加稳定。因此从全球范围来看,所得税在逐渐降低,增值税等间接税有所扩大。你怎么看这一趋势?


詹姆斯·莫里斯:相较于其他国家而言,英国在更多的商品和服务领域实行了零增值税率。降低增值税率或者零增值税率通常被视为一种帮助低收入人群的政策。但这种政策代价很高,效率也很低。


增值税应该扩展到几乎所有的支出领域。这将减少复杂程度并避免对消费者行为的扭曲。政府获得的增值税可以用于降低个人所得税和提高福利水平,以保护个人的工作激励,实现分配中性。尽管这样做会导致一部分人群利益受损,因此推行这项改革在政治上是有难度的,但不改革会导致长期的损失。


中国经济报告:现在人们对于环境税的理解越来越深刻,尤其是碳排放税或汽车尾气排放税,已经成为一个有效的税收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你认为应如何设计环境税?


詹姆斯·莫里斯:在英国,我们对不同消费者和不同能源使用者征收多个税率的碳排放税。环境税方面,应该制定一个一致的碳排放价格,并将其他排放来源的税种涵盖其中,包括天然气消费税。此外,尽管燃油税的税率很高,但燃油税并不是一个减少拥堵的好办法,应该推进全面的道路拥堵收费体系,来取代燃油税。


中国经济报告:很多企业家抱怨企业所得税过高,你认为企业所得税有必要进一步降低吗?


詹姆斯·莫里斯:企业所得税对一家公司生产的中间产品征税,实际上违反了良好税收政策设计的一条重要的基本原则,不利于资产密集型的生产,并且不鼓励企业长远发展。企业所得税应该引入企业股权津贴(ACE),这将使得企业不会偏向债权融资,从而发展股权融资,而且只有高于正常回报的利润才会被征税。对雇佣、个体经营、企业的收入应给予平等的税收待遇。


中国经济报告:在高收入国家,征税相对会比较容易。你认为应如何在一个发展型经济体中征税?


詹姆斯·莫里斯:在发展中国家征税是比较困难的事情。最优税收理论的一个基本假设是,税收部门对各项交易享有完全信息,因此监管是没有成本的。但是对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来说,这种假设条件往往不存在,比如在印度或中国。此外,发展中国家会考虑最优税收理论中的效率定律,即征税是否会对生产效率产生影响。


在中国和印度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所得税收入通常低于法律规定税率计算的所得税收入。一个原因是,只有一部分人群对政府的税收收入是负责的,还有一部分人群的收入没有受到监管,从而逃避了纳税体系。比如经济学中有一个部门叫做非正规部门,他们不通过银行账户而是用现金进行交易,很难被政府监控。另一个原因是存在偷税和腐败的问题。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建立起完整的审计体系,虽然行政成本比较高,但由于加强了对税收的监管,所以整体税率降低而税收收入会增加。


中国经济报告:如何让更高收入的人或更具赚钱能力的人在纳税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詹姆斯·莫里斯:现在有很多学者通过模拟人的实际行为建立模型,来计算如何实现从富人手里获得税收的最大化。我相信有各种不同的税收模型,不过无论是什么样的模型,最终都要尽可能避免人们有机会钻漏洞或是逃漏税。因为只有税率相当高,才能确保从有钱人或赚钱能力强的人那里获得足够的税收收入。现在很多人选择香港这个安全港来达到避税的目的,我建议中国内地和香港或者新加坡等国家或地区签订相关协议,来约束这类避税行为。

?

不平等问题

?

中国经济报告:你怎么看待全球范围日益扩大的不平等现象?


詹姆斯·莫里斯:从各个国家来看,不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在经历着收入不平等加剧的情况,即使用一些不包括资本所得和各类公共服务的指标(如基尼系数或者税后收入)来衡量,收入不平等程度仍在不断加剧。少数富人积累的财富不断增长,将会使得社会不平等程度加剧。对于因风险而获得的资本所得征税,实际上也就是对于个人冒险所得的资本收入征税,既不会抑制投资水平,又有利于降低收入不平等水平。


从全球来看,不平等的程度实际上在减轻,因为一些小的低收入国家的增长速度高于很多大的高收入国家。而且很多国家都在采取措施应对不平等问题,比如世行和中国政府部门做了很多关于不平等问题的研究。


中国经济报告:针对不平等和收入差距的问题,你有何政策建议?


詹姆斯·莫里斯:当前政策制定者比较关心的GDP数据并没有涉及减少不平等的层面。我们在评价某年度的经济绩效时,应该更多考虑低收入群体。


一种方案是将衡量不平等的指标和GDP指标纳入一个指数中,比如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的人类发展指数。但是人类发展指数缺少各国最新的收入不平等数据,有必要加大投入进行收入样本调查并改进原来的家庭调查方法。另一种方案是计算简单加权平均收入来替代上述收入调查。权重与个人收入成反比,可以通过人均GDP的同比变化计算出加权收入的同比变化。高收入群体的收入变化可以不用考虑,尽管他们的数据看上去很惊人,需要关注的是收入水平较低的二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人口的国民收入变化。

?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