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品牌崛起的4大方向:领导力+创新力+颠覆力+专注力!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4:16:18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为什么经过30年改革开放,中国强盛了,中国品牌仍未崛起?


其实这并不奇怪,中国取得经济奇迹主要靠的是蚂蚁雄兵般的中小企业,蚂蚁啃骨头当然精神可嘉,但要打造卓越的世界品牌,光靠它们显然不行。


作为一个群体,中国企业无疑应当把打造世界一流企业和品牌列入下一个30年的愿景设计中,而要实现这一愿景,我们不妨从以下四个方面进行推演。


领导力:从企业家到商业领袖


中国没有一流的企业,首先是因为没有一流的商业领袖。


国内民营企业的掌舵人大都也是企业的创办人,称他们是“企业家”也还符合事实;但对国企的掌门人,这一称呼就未必合适。


美国的跨国公司也非常推崇企业家精神,即创新和主人翁精神,但在美国公司里,没有哪个首席执行官会被称作“企业家”,他们被统称为“商业领袖”。


企业家当然决不等于商业领袖,中国不缺企业家,缺的恰恰是商业领袖,尤其是世界一流的商业领袖。


没有世界一流的商业领袖,哪来的世界一流企业?没有世界一流的企业,哪来的世界级品牌?所以,中国这个世界工厂目前还是“三无”工厂:一无一流商业领袖;二无一流企业;三无一流世界品牌。


商业领袖的诞生需要时间,像浙商的俞凌雄、万科的王石、联想的柳传志和华为的任正非,已经完成了从企业家到国内商业领袖的蜕变,但他们还未达到世界级的商业领袖。


几乎可以断言,中国的世界级商业领袖将在企业的第二代甚至第三代领导人中产生。这颇有点像中国的领导人,开国先驱们以传奇色彩打下一片江山,新一代领导人则以全球化视野和集体智慧在这一平台上实践,学习和提高并最终影响世界。


商业领袖的诞生同样需要领导力的提升。现在商业界最没有争议的理论就是:商业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人才的竞争是领导力的竞争。


所以,真正的领导既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别人造就的,他们实际上都是自我造就的,通往领导者的道路只有一条——责任。唯有高度责任的企业家精神和济世情怀才能成就商业领袖。


创新力:打破创新的瓶颈




一流的企业必然有着持续创新的能力,从而为品牌不断注入活力。企业的创新不只包括发明创造等技术创新,更强调以崭新的商业理念、经营模式拓展传统经营之道。


比如,在一次主题为“创新”的论坛上美国一家经营猪肉的公司讲改变经营之道,把传统薄利甚至赔本的生猪肉生意改为生产用微波炉加热后即食的半成品,满足“时间饥渴”的消费者要求省事、方便的要求,结果大获成功;另一个类似的故事是一家经营铺垫花园的木屑片(防止水分流失和阳光暴晒并美化花园)的公司,在传统的生产和批发模式受到挑战后,转向上门为消费者提供铺垫花园木屑片的服务,同样大获成功。


这两个故事都谈不上发明创造,却是典型的创新。


细细品味中国企业在创新方面的先天不足,不能不寻根究底到中国教育制度上。中国死记硬背式的教育方式从科举时代延续到今天,形成了中国人一元化的思维方式,热衷追求标准答案,不善创新和发散性思考,从而作茧自缚,织出了一张束缚民族兴旺发达的网。


“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是最近成为焦点的钱学森之问。平心而论,中国的教育如今有了可喜的长进,但对于鼓励创新还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瓶颈。这个瓶颈不打破,中国企业的创新和突破必然受到严重的约束。


因此,创新力,是衡量企业未来发展潜力的唯一标准!敢从骨子里创新的人,就是时代英雄;企业唯有在关键问题上下“狠手”,才能找到出路,赢得生机


颠覆力:要做就做世界品牌




常常听到国内企业家谈振兴民族品牌,这其实是一个战略视野的问题,民族品牌没出息,要么做世界品牌,要么免谈。


一个例子可以为证。美国政府推出的经济刺激计划中,一个举措是“现金换破车(Cash for Clunkers)”,即政府为每个以旧车换购新车的消费者补贴3000-4500美元。


这一措施出台后大受欢迎,不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占据销售榜前两名的汽车品牌分别是日本的丰田和本田。


可见,消费者在用他们的血汗钱和政府补助投票(购物)时,根本不会看你是不是民族品牌!世界在变得日益扁平,要参赛就必须是世界水平,中国企业在制定走向世界的战略规划时,首先要做的就是超越国界。


因此,商业的本质永不会变,首先是,产品和服务够不够好;其次是,成本要低,同样质量的产品,提供的价格要更低;第三是,效率要更高;第四是,传播要更快更广。


专注力:“日本黄瓜病”需要根治




“日本黄瓜病”的案例:自从建起蔬菜园,我和太太培苗、施肥、浇水忙得不亦乐乎,结果寄予厚望的黄瓜藤壮叶茂,就是小黄瓜个个发育不良。


我们无奈翻出种子包装袋才发现,栽培要点中赫然写明:“开始结瓜时,10节以下侧枝全部打掉;中上部分枝出现,每一分枝留一条瓜,瓜上节留1-2片叶去尖,防止瓜秧疯长”。


贪多不专注的结果是,花开得不少,小黄瓜也结了不少,但是个个营养供应不上,致使小黄瓜很快萎缩夭折。


可以说,中国企业是“日本黄瓜病”的严重群体患者。


诺贝尔经济学奖与和平奖的双料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eglitz)曾用渡河来比喻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已经走出改革初期的浅滩阶段,正站在大河中央,选择彼岸的到岸位置。”


如果未来果真如此演绎,那么未来的愿景应已实现:中国企业应当成为崛起在世界名企之林的一棵棵根深叶茂的大树,从中生发出众多为全世界所熟悉的品牌;作为各行各业的主力军,它们不但继续支撑中国的崛起,而且成为向世界讲述中国传奇的一支和平力量;中国的商业领袖和中国的政府领导人一样,将在世界大家庭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话语权。


这些都要求我们既要有一颗平常心,又要有一颗进取心,一方面脚踏实地地为品牌价值塑造出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高瞻远瞩,以全球化的视野和思维高度凝练品牌的核心竞争力,这样才能让我们的民族品牌真正地屹立在世界的高端。


文章部分来源:外贸soho圈

热 文 推 荐
大势热点:
|||||||||||||||||||||


浙商动态:
|||||||||

HOW?? TO



FOLLOW??? US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