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望】特朗普胜出:美国社会撕裂之痛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06-20 04:44:0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原载于《了望》新闻周刊,2016年12月24日



? ? ? ?

? ? ? 特朗普在2016年美国大选中胜出,既是美国国内经济不平等加剧的产物,也是美国内在的制度性缺陷在政治极化背景下的凸显。前者诱发以反自由贸易为代表的反全球化思潮,后者则是反建制派、反精英思想在美国泛滥的根本原因。这两股民粹思潮的合流,推动唐纳德·特朗普这位房地产大亨、“真人秀”节目主持人和“政治素人”最终入主白宫。

  

  从根本上讲,美国国内那些利益受损的人,是推动特朗普入主白宫的决定性力量。过去三十余年,美国一直是全球化进程不遗余力的推动者,也因此成为该进程最大的受益者。然而,资本逐利的本性,加上科技进步要求劳动力数量减少、质量提高的现实,导致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从美国本土流向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发展中国家,这些目标国包括中国、越南和墨西哥等。

  

  美国东北部大湖区以重工业为主要产业的州,如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等州,从历史上辉煌的制造业兴盛区,变为目前的“锈带”。上世纪50年代,该地区经济总量一度占全美的45%强,目前则仅为25%左右。其中汽车城底特律破产、钢铁城匹兹堡被迫转型,就是这一区域衰败的重要象征。

  

  那些在产业外包中失业的蓝领工人之前一次次把票投给民主党,然而除了失业救济与“食品券”,并不能在政府的帮助下得到一份体面的工作。所以,这些“沉默的大多数”在大选中投向他们眼中的华盛顿“局外人”和“政治素人”特朗普,期望他能够带给他们真正的“变革”。

  

  从政治上而言,美国这个中间偏右的保守主义社会对过去八年奥巴马为首的民主党政府推行的“大政府”政策日益不满。而且,民众对奥巴马任内两党政治极化导致的政党恶斗与施政不畅深恶痛绝。党争与恶斗的结果是政府预算危机不断、人事任命久拖不决,涉及美国国计民生的教育、移民、税收、社保等重大议题无法在国会通过改革,美国实质上处于空转状态。

  

  推行自由主义色彩浓重的社会政策,忽视了社会主流的诉求与观感。当白人中下层在为个人求职、子女教育和医疗保险夜不能寐的时候,政府施政重点却是同性婚姻、男女同工同酬,乃至“按心理性别如厕”等“另类议题”。失业救济的延长让那些靠辛勤劳作谋生的中下层感到不忿。换言之,美国民众或许不反对奥巴马推行的自由主义政策,但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生计。

  

  特朗普最终在大选中胜出,就是他看到中下层民众的真实诉求,并以特别的方式,借民粹主义的“东风”,实现入主白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所面临的经济与政治难题也很难在短期内得到破解,特朗普将面临艰难挑战。

  

  共和党始于里根总统时期的“涓滴经济学”,期望将经济的蛋糕做大从而惠及穷人的做法事实上并不可行。人们看到的是,过去三十年美国增加的财富不断向富人集聚,而多数普通民众的实际收入不增反减。特朗普期望通过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削减税收和减少政府管制来增加就业、刺激经济增长,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政府财政赤字加大与债务激增,在目前美国福利性支出已经不可持续的背景下,上述政策的风险显然极大。

  

  同样,特朗普竞选中誓言要“涤荡华盛顿的污浊”,也是难上加难。新世纪以来,美式民主政治愈发向选举政治和金钱政治变异,这尤其得到捐款上限不受限制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的推波助澜。由于这些委员会的资金赞助,两党选举正在日益向“秀下限”、“没底线”发展。本次大选中特朗普与希拉里恶言相向,让人深感美式民主的没落。竞选筹款法律一日不改,金钱对选举的操弄就一日不会停歇。近期,特朗普已经开始任命内阁官员,他之前大加鞭挞的说客与华尔街银行家占据了重要的政府职位。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尚未正式就任的特朗普已经开始向华盛顿的政治现实低头。□(作者单位: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


------------------------

长按二维码,关注“志新看美国”


我要推荐
转发到